澳门皇冠四虎正网

织金“砂锅”与“三潭”的来历

织金“砂锅”与“三潭”的来历

刘玉明

东山脚下的“砂锅街”,有人又称它为“砂锅市”。不论叫“街”或叫“市”,其实都是指这里是生产和销售“砂锅”的场地。“砂锅”其实也不只砂锅,而是对青陶系列器具的代称。明清时候称法有别,叫“织金街”,“砂锅”则称“平远锅”。之所以叫“平远锅”,是因为叫“织金街”的时候,织金县叫“平远州”。平远州生产的“砂锅”,经过马帮源源不断的驮运,畅销省内外,因而“平远锅”是外来的称呼,也说明是个地方土特产。

如果把时间再往上推,一直推到数千年前,“织金街”就会还原成一个古寨或是古老城池的模样,聚居在这里的就是打铁仡佬部落。

打铁仡佬王正在发愁:自己已经老了,王位要传给自己的哪一位儿子?

打铁仡佬王有四个儿子。大儿子专管冶炼之事,发明了冶炼青铜、铁的技术;二儿子专管打制技术,从制造青铜钺等兵器到制造出各种农具;三儿子专管财政贸易,组织起一支庞大的马帮队伍,走南闯北,运出兵器和农具,购进食盐等生活必须品;四儿子专管军事,能征善战。可以说,老仡佬王的四个儿子,个个聪明能干,舍掉哪一个,仡佬王都心有不愿。

一天早上,从睡梦中醒来的仡佬王,突然来了主意,便叫来了四个儿子。

仡佬王说:“我已经老了,王位终归要传给你们,你们看谁来继承更适合?”

四个儿子都很谦让,没有推荐自己的。

这是仡佬王最高兴的事,四个儿子都很有人品。

“这样吧,我给你们出个题目,谁做得最好,谁就继承王位。”仡佬王继续道,“虽然我们仡佬族人发明了铜、铁,制造出各种兵器、农具。但有一样东西却始终没有研制出来,就是烧火做饭用的器具。虽然我们打制出了铁锅、铁瓢,用木制作了汤勺、马匙、水桶等,但铁器会生锈,木器盛水易腐烂。你们得制造出一种既能火上烧煮、盛水又不腐烂的器具出来。继承王位虽是大事,制作出这样的器具对我们仡佬族人来说也非小事!”

四个儿子中,见多识广的是三儿子阿三。阿三领着马帮走南闯北,什么东西没见过?竹器、木器、石器,就是没见过比铁器更好的烧煮用器。

阿三日思夜想,就是没有想出一个头绪出来。

一天,阿三想着想着,就进入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,在绿荫与鸟语花香的围绕之中,眼前出来一片湖泊。阿三心道:那些山像是部落背后的群山,可是群山前面的湖泊又是从哪里来的?正在疑惑间,突然湖里传来女人的嬉闹声。原来,三位女子正在湖里一边游泳,一边戏耍。阿三脸上发烫,正要躲避,却被三个女人叫住了。

“恩公,我们正在等你呢!”三个女人说话间已经到了阿三面前。

阿三颇感奇怪。却见这些女人身上湿漉漉的衣服,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呈现出赤橙黄绿青蓝紫的绚烂七彩,仿佛雨后彩虹。

“恩公不必为研制烧煮用具而发愁,我们有办法!”女人们你一言我一语说开了,“恩公只须把你脚下的粘土挖出来,用阳光晒干,打碎成粉,然后与煅烧过的煤灰配料,再经过合水制坯、上釉、煅烧、铺松针上色工序,你想要的东西就做出来了!”

阿三越发奇怪:“你们为何叫我‘恩公’?我怎么不认识你们?为何又要帮我?”

三个女人一片微笑。其中一位道:“天天与恩公相伴,恩公何以不认得?“另外两个女人则齐声说:”我们在你的鱼桶里!“话完,三个女人都不见了踪影。

阿三也从梦里醒来了。好奇怪的梦!阿三不由自主地走向鱼桶,里面三条“金菜板“,正在游动。阿三记起来了,几年前,马帮经过一个地方,那里正发生旱灾,人们都逃走了。他看见水塘里有三条快要干死的鱼,就把它们装进了随身带的竹制水筒里,回来后就放进水桶里养着,希望有一天能把它们放归水塘。

到了仡佬王规定的期限,大儿子、二儿子、四儿子都没有制作出东西,只有三儿子阿三说做出了三件。仡佬王便带着全寨子的人去看阿三做的作品。

阿三的作品摆放在他梦见湖泊的地方,那里是一块宽阔的空地,挖土、制作也都在那里。阿三的三件作品是:水缸、砂锅、鼎罐。青色的釉面,流动的花纹,像铁水一样煅烧出来的砂器,令观看的人啧啧称赞,仡佬王更是笑逐颜开。

不知谁从阿三家里提来了鱼桶,便往三个砂器中倒水。奇怪的是,水怎么也倒不完,鱼也怎么也倒不完。而三个砂器,有多少水都能装下。正在众人奇怪之时,只见砂器里突然惊涛骇浪,水波涌起,巨大的冲击力把人们冲出数百米之外。待惊魂稍定,回头一看,眼前出来三个湖泊。一片烟波浩渺中,鱼群流动。这三个湖泊,后人称之为猪巴巴龙潭、瓦窑龙潭和黄泥龙潭。因三个湖相邻,又水流贯通,所以合称为“三潭映月”或“三潭滚月”。

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来三潭钓鱼者颇多。钓鱼的目的,仅仅是为了一睹鱼的风采:鳞片闪烁,映射七色彩虹。说来也奇怪,这种形似“薄刀鱼”的“金菜板”,长度只会长到一寸左右。织金虽然河流、井泉密布,鱼类种多,但这种鱼,唯三潭有。